公司简介
公司简介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一生下来就到阎王爷那边报到去了

发布日期:2017-04-14 21:03

 
 
 
 
天使之梦(9) 2016-12-29 09:03 阅读(52)
赞(6)评论转载分享复制地址收藏夹按钮收藏更多
上一篇  | 下一篇:天使之梦(8)
孩子没了,树根一家都陷入极大的悲痛中,怎么没的?祖母秀秀不知道,但树根夫妇知道,一连几天,树根白天强作笑脸上班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。但夜里受良心道德的遣责,树根心里背上一个巨大的思想包袱,极力想让自己不要想,但还是想着,一种莫名的惆怅与烦恼折磨着他。
晚上整夜失眠。多梦。经常作恶梦孩子变成大老虎。猛扑上来,经常夜间惊醒。
招弟吃了谷芽煎汤,奶房渐渐消退,但遗憾与失落感却像无名的野草疯长着。她一直恢复不了元气。一直呆在家里傻傻坐立不安。请了医院一看,果然得了产后抑郁症。莫名哭闹,摔东西,本来没几样像样的家什,被她折腾得零零碎碎。一天见自己的小型卫视接收器,连着一条线从房顶上垂落下来,她惊恐大叫“有情况。我们被人监视了,这条是情报线”她一扯而落,可怜一个小锅底接收装罝被摔得面目前非。
树根外出送货,经常拐回租屋看妻子。见妻子如此痴痴呆呆,心情也异常难受,他将接收器装上去,已全是沙沙啦啦的雨花点,干脆一气之下,撂到旁边一条小溪里,小锅底在水里转了几转随水漂去,就像他心中的许多失去的东西飘去。
转回租屋,见一个锅盖弃之墙角,拿来接上电视,奇怪?!居然比刚刚扔掉的小锅接收器更清晰,于是任性地调起了电视机。
见嫂嫂这样。翠翠也常带着兰英与林秀来陪招弟说话。不断安慰开导她,这几天稍稍安定一些,周围的老乡工友都陆陆续来看望树根招弟夫妇。
今天,天狮狗大叔从老家带来消息。
“树根,我来时去过你家,秀子嫂对我说计生工作队去了你家几次。听说你生了孩子,要你们去村里说一下,还说讲不出孩子的去向照罚不误!”
树根一听到计生工作队就来气。他立马狂叫起来:“日他奶奶的计生办。若不是他们饿鬼进村一样骚扰我们,我们也不致于逃到这里受苦。房子都被他们烧了,还有什么!让他们逞英雄去,有种就将我叔叔给我住的什物间也烧了,我们就永远不回村,看他们怎么脚趾颌下找污垢。”
树根越说越气。顺便抓起一个被妻子发疯时摔下外壳的保温壸也摔碎在地上。
他怒火中烧地说:“有种让他们下来找我!人都死了还怕什么?除死无大灾,他们来我就与他们拼命!与他们讲道理没有用。就与鬼讲一样!”
消息传回村里。
计生办主任罗峥嵘在村长刘树文的带领下,真的驱车赶过潮州。
那一日天气阴晴不定,一队人以为赶到潮州肯定会有收获得。这伙人也非常狡猾。他们不正面进入树根租屋,而是找到梅溪维思奇上班的一群家乡小姑娘,其中一个叫春香,她见树文找树根,以为是找他玩,春香与翠翠以前同在梅溪做过,有去过翠翠大哥树根住处,于是自告奋勇带他们去。
得知计生办真下来潮州找他。
树根想了几个应对办法!
一,锁门不理。但招弟在家里,锁门不是办法。
二,针锋相对。想好了不少台词,骂他们一个狗血淋头。
但一切都是变化要比计划快。
树文与罗主任一,一女副乡长,村妇女主任,还有一个医院护士,共五人,到租屋后树根刚刚送一车货回来,见几个人在他房门外撅着腚朝里瞄。一边拍着门“招弟,招弟,开门。”
招弟听得出计生队的,她佯装死睡,不理不睬。
见树根回来,一个个装着笑脸迎上去“恭喜恭喜听说生了一个孩子。我们是落实情况的。”女副乡长笑盈盈的说。
他们知道在外面强硬不行改软的。
“你们敢操心,大老远赶来是不是共产党会奖你们每人一个三角裤?!”树根没好气,停好三轮车随意一推就来到门口。
他冲他们说:“你们看到什么?狗照腟一样没看够?!我这就给你们开门,你们搜查吧!狗总之改不了寻屎吃的。里面有蛋捡。”树根说完朝树文狠狠瞪了一眼暗暗骂了一句“瞎眼狗!”
树文知道树根对自己有气,但此时他也只有厚着脸皮对树根笑眯眯:“树根兄弟,我也是吃了这碗饭没办法,上面压得紧,我不走也不行!政策这样,你们要体凉!”
树恩不客气道:“政策哪一条规定你们实行三光政策了?谁叫你们烧老百姓房子了?谁叫你们牵人耕牛,砸人家具掳走人家电视了?”
连串炮像出膛的子弹不断射向树文,树文有点招架不住。缩回一角,说:“你这些与乡长他们说,我也没资格回答。”
“乡长,乡长,我的锤子像和尚,你们都是同一窟窿的蛇,没一个好心肝!”
“树恩同志,你不违犯计划生育我们也不找你?!大家想你一样三个四个……”这是罗主任的鸭公声!
招弟一听到这个当初指挥火烧房子的家伙就来气。只见她倏地从床上一跃而起,穿着睡衣,披头散发的他尽力用头向罗峥嵘腹部顶去。一边破口大骂:“你个天杀的短命相,出门三步会被车撞死的龌鹾鬼!伢少你什么债,要逼我走投无路!我今天冇头并颈与你死一块!”
罗峥嵘被重重顶在门框上。右脚勾着门脚,一个趔趄,差点栽倒,见妻子发疯一样,树根借机救开。朝罗使劲推了一掌,罗重重摔在地上四仰八叉。几个人一齐搀扶着他。树根乘势扶妻子进屋,一边安慰她“招,你别动气,这事我来对付!”
招弟喋喋不休用世上最难听的语言骂着这伙强盗。
这伙人见势不妙,有妥协之意对火气上的树恩说:“我们是想来了解情况。不是来找你们麻烦。听说你们生了一胎。”
 
 
树根说:“是生了一胎,但是老天不开眼,一生下来就到阎王爷那边报到去了!不信你下去问问。”
树文说:“树根兄,如果真是这样你们说清楚就行,我们也就向上面有一个交待。”树文心虚,巴不得结束这场冲突,其实在他心里,孩子死活对他并不重要。他也想做一下好人。都是本村人,自己也不可能一辈子当村干部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能将事化小最好不过。
树根说:“我都实话说了。孩子死了,妻子产后抑郁症,你们不信要撩她她拿刀杀了你们也不关我事!”
“孩子怎么死的?”女副乡长装着关切口吻。
“脐带绕颈窒息的。”树根说。
“哦!难怪!听人说都足月了还……难免让人怀疑……”女副乡长仿佛相信了。
“哪这样,我们先回去,你陪爱人养好身体,然后回家里去到计划生育办一下,我们好做一个汇报。”女副乡长说完招呼大家回去。
可怜一向威风凛凛的罗主任,这次碰了一鼻子灰。不,碰了一鼻子醋,酸溜溜回去了……
面对一伙强盗一样的计生工作队,树根气冲斗牛似还余怒未消,朝他们远去的背影狠狠“地呸呸呸”连声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上一篇:厂里知道一定不会好好放过树根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

网站关键词:

现金捕鱼开户

主营业务: 澳门赌场牛牛官网
© 2018 苏州天乐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